• 未分类
  • 0

史上最具个性情书出炉,不能不看!



五音之末:
给予之初
从人,尔声。
Ps: 真正意义上的情书一篇。三行情书。

写在前面: 下面是一连串的文章,写的都有她。只是在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心情。原作都是写在我的空间里的。如果需要可以提供原稿。我和她是高中分班之后的同学,现在大学也是同学,并且很巧的分到一个班级一个宿舍,上下床。具体的姓名证件之类的如果需要,再说。但我贴这些,每一篇都大致可以算作一篇情书,其实最后都体现在了这个三行情书。

《她说不知道》

寻常事物里的喻物诗。

躲在阴影里,背部便会灼热。

不要逗蚂蚁,有些小东西惹不起。

流汗或者流血或者流泪有时几乎是同一等级的情绪波动。

不记得还想说什么了。

plot 1

距离和时间都不算太长。

只是不知道就算克服距离和时间,是否有意义。

暗涌 红豆。

你回忆过去的时候,我竟在竟在竟然在遥望未来。

字越发骨节分明。

说些情话吧,比如 You are my home.

plot 2

还是会那样激动的跑向你的方向,

只是想如果能帮到你一点都好。

平凡的时代。

一个人在黑暗中走回来,路蛮远的。

和你一同往光亮的方向去,路很近了。

拐弯的路口人还多么。

如果可以想念,不知道会想念多久。

如果可以祝福,那么一定要一切顺利。

plot 3

赞叹一个侧脸或者一只左手。赞叹或者欢喜。

舌头开始出现生锈的症状,话越来越多。

却有某种安心。

有些话不知从何说起,只想静静的坐着,如果你愿意唱歌。

砸碎所有没依据的恶语,我本就不该有什么顾虑。

一起 一起 一起,

我是在说我其实如此信任你。

再腻一点吧,我其实如此在乎你。

可以再腻一点,我不能没有你。

plot 4

还有五分钟就要起床了,

你们更早吧。

Graceful morning.

三百多天后,等你好消息。

plot 5

不想要所有表面,

不想告诉你什么是真心。

想了那么多人,我记起我想说什么了。

起床。

早安。

Ps: 那时我有男朋友,我的男朋友在南京,我在苏州。但写这个文章的时候突然就想到她。Plot和4写的是朋友,Plot3写的是她。我一度也把她定义成友情。但我现在都可以记得她拉小提琴时左手在小提琴上跳动的美,和在军训时坐在草地上无意间她哼起的歌。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听说过诋毁她的话语,所以会说砸碎恶语。

《五音之末》

大豆含有人体必需的氨基酸,

其中含有人体自身不能合成的九种必需氨基酸。

自身不能合成的。

你脑子是直的么。

这可绝不是一句骂人的话。

有多近或者曾有多远,

用轻松的语气感慨,

惟独不想颠倒前后关系而已。

没有喝酒也可以很醉,

怎么会有任何想要隐瞒,

只想和你一起走一起走一起走一起走。

信念是认知,情感和意志的有机统一体。

从来不曾被摧毁或者推翻。

所以会哭会叹气会心疼会如此的喜欢你。

口拙。

既然所有安慰都被别人说出。

那么只有沉默的陪着你,走在一起,

或者说会好的会好的会好的会好的。

别别别再枉自蜚薄了,

是有多不想,多不想,

看你一脸无谓的说我很好。

任他们不得要领。

是承受了多少 是伪装着什么。

在天微亮之时猝醒,

听到嘁嘁嗉嗉还有你的呼吸声,

就莫名的安心。

玩笑至盲。

路愈长,某些东西愈显珍贵。

何时把酒。

言不得欢,也可疯癫收场。

有些意义是被你赋予的,

更多意义是因为你才可以坚持的。

很多东西都隐去了。

很久很久不知多久之前的话现在突然想重说,

然后就看着你傻笑。

世界如此复杂,大时代大时代。

管他别人如何。

You are my sin.

默契 磨合 某种磁场共振。

只是情绪波动才又突然想写些什么。

快好起来快好起来。

我说你,我说我。

风很大,都是些有的没的 的东西。

句子都很短,码不出长句子的修辞和气势。

不够完整不够正式。

可也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再如此想写给一个人了。

也罢了,也罢了。

再吹一会儿风吧。

再唱一会儿歌吧。

再过一会就高数了。

五音之末。

如果我依旧嘴拙,如果无法陪伴,

如果有如果。

不管怎样 安好 就行。

Ps:我记得那时是在一节高数课前,我们坐在长廊上等上课。她和我讲她初中的心酸的故事,惹人怜爱。对了,说起这个文章的名字,五音之末,宫商角徵羽的羽,因为她的名字是羽。那时我们是特别特别好的朋友。


《寸丝不挂》

身体消磨意志。

耳不聪,眼前也一片雾状。

虚不得,没有剩一个拥抱。

单行道,怎会道不同快与我相为谋。

四月雪,有什么资格说悲伤。

呼吸沉默如谜。

无数个0.01公分何时换来一个0.01公分。

距离和滞后。

陌生和暗涌。

多话和顾虑。

本该美好至极却这样充塞恐惧。

这旷日持久的自我毁灭。

日子不让人察觉的在过。

几乎记不起曾设想的20岁该是怎样过。

总算有些喜欢的人事让自己欢喜。

说多了就此决定,却不得要领。

于是就此决定

Ps:那个时候身体不舒服,她不愿意抱抱我就更加的难受,可我最后说的就此决定就此决定说的却是和男朋友分手。

Choke up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想的那样不堪。

Never did, never will.

Ps: 那个时候和她闹矛盾了,她说我像初中那种针对她的人一样针对她。很多话都噎在心里,最终噎死人生。

情分

情分真的是个很严重的词。

星巴克 豆奶 铅笔 橡皮。

没有用这些,因为他们真的是不够严重。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用真的,真的。

看每个人的眼睛。

快瞎了,要立刻去买盏台灯。

快瞎了,快看不清你的眼了,真的。

他的容颜都烧毁,你有没有所谓。

如果不再管他像谁,哪所谓有情人的眼泪。

又有何珍贵。

眼角眉梢不是一场误会。

句号还是问号总看你一脸无畏。

不要以为他的头发开不出蔷薇。

哀,又朝思妄想来日方长。

Ps: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问她叫什么名字好,她总是很不屑我伪文青的装13样,就说星巴克 豆奶 铅笔 橡皮,随便哪个啊。我只记得这些了,还有就是,我那个时候,可能大概或许应该已经喜欢上她了。

邮差

夏天到了便没有细雪,苏州也没有深海。

可两脚的确走不动。

念直到直到打头的句子,

或者又是一个用或者转折的前后矛盾。

刚会唱约定就没了黄叶纷飞,

认错旅店的门牌,认错要逛的街。

你是一封信,我是邮差。

最后一双脚,惹尽尘埃。

Ps: 好像甜蜜的地方都没有写文章,这一篇是我特别绝望的时候写的,有时因为种种事情我会对她很失望。我常常会想,要和她绝交了,连朋友也未必做得成,我真是看透她了。可是每次都没有下文了,她一笑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想可能真的就这样把约定唱上很多很多不知道多少遍了。希望再多几遍,“两鬓斑白,也可记得你”

最后我想解释一下最开始的三行情书。也是我想参加评比的情书:

五音之末:(之前有说过,五音之末,宫商角徵羽的羽,她的名字是羽。)

给予之初(第一,爱是给予之初;第二,她也是第一个让我给予如此之多的人;第三,她是让我觉得给予是人之初的本性的人)

从人,尔声。(这句就是简单的形声字构字法,就是“你”这个字)

其实说白了,就是:羽,爱你。

以前我曾写过这个三行情书给她,写在一张小卡片上给她做书签,她问我什么意思我也没有告诉她。就是这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