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从未寄出的情书


  我想象过无数次你“应该”的样子,然而都不是。

  没有天生丽质,没有风情万种,取而代之的是:短发、背带裤、极易涨红的脸颊、微微凹陷的嘴角,还有一对不算太明显的兔牙。不得不承认,这些古灵精怪的特质凑在一起时,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可爱。

  我想象过无数次我们初遇的情景,然而都不是。

  你没有碰洒我已经喝了一半的可乐,我也没有踩到你新买不久的凉鞋。我们只是默默坐在青少年宫的大礼堂东北角,中间隔着个有点话唠的胖子。校庆35周年文艺汇演是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我想象过无数次我们挥霍青春的场面,然而都不是。

  一首情诗太肉麻,一段旅行太漫长,一夜豪饮太疯狂……我们最奢侈的记忆不过是散散步、聊聊天、牵手逛逛专卖唱片的小店,然后在圣诞节前夕互赠一张精致的卡片。“祝你梦想成真!”你总是这样写道。

  我想象过无数次我们共同拥有的未来,然而都不是。

  执子之手的故事只是故事,地老天荒的传说只是传说。我们甚至未曾平淡过、无聊过、厌倦过、争吵过,便在那个炎热的夏至午后各奔东西——有人说是为了理想,有人说是为了生活。“可是我……”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

  我以为,“爱”说出口便会打了折扣。

  就像拍卖行的名画,再惊艳、再绝美、再神秘,一旦喊出了价敲定了锤,那惊艳、那绝美、那神秘也便蒙上了“不过如此”的阴影。

  我以为,“爱”免不了被拒绝。

  就像琳琅满目的超市货架,总有令人厌嫌的包装,总有令人敏感的口味。每个人都有权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一切,无可厚非。

  我以为,“爱”终将被遗忘。

  就像花朵终将凋谢,彩虹终将消逝。难道不是吗?这世上有什么是放不下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爱”与“不爱”又能怎样,到头来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

  我错了。也错过了。

  就这样过去很多年。

  花朵再开了,而且更甜美;彩虹再现了,而且更灿烂;而我以为终将被遗忘的“爱”,始终未曾离开。也许他们的话没错:只要说出口,无论何时何地,永远不会太迟。

  “可是我……”可是我依然选择沉默。

  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想让你知道的是——你让我的生命与众不同。

  (完)

  (幕后故事)

  其实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只是初恋而已。

  如今,她有她的家庭,我有我的生活,几乎再无交集。

  不过偶尔想起,我相信,我们仍是彼此脑海中最纯粹最美丽的片段。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