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我一点都不可怕告诉你我多爱你

  因为现在你并不坐在我面前,所以我的爱意表达起来,也特别特别的肆无忌惮。在你面前我永久像个小笨蛋,嘴拙又脑子慢,总觉得你跟我笑一下,我脑子就空了,就丧失了思考能力,总是如此,有时候说话会咬到自己舌头。所以,整个世界说我是个巧舌如簧天花乱坠的姑娘,在你面前,我只有笨拙。

  ——你以为我傻呀?

  ——对呀,你就是傻。

  全世界,其实我只在你一个人面前犯傻气而已。大概全世界,也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我傻。但我不是有意的。非要说的话,就是情难自禁吧。你在我眼里已经是一尊神祗了,所以你说的话我总是想都不想都相信,你的笑话我都想都不想地要哈哈大笑,你说的歌我会马上下来听,你提到的APP我都马上去下一个来试试看是什么东西。我太想靠近你,靠近你的生活,靠近你的心了。当你告诉我你在哪里,做了什么,什么心情,我都会有一种被赏赐的感觉,仿佛你随口告诉我的生活近况,是一个又一个宝藏,我细细收藏起来,如数家珍。留待日后慢慢玩赏。

  以前的以前,我根本不是这种人,我是赏赐别人的人,并且总要保持一个赏赐别人的角色,一旦不中意,就撂挑子走人。我被别人和自己宠坏了。遇见你,毛病改了,甚至变得更好了。我常常觉得,自从遇见你之后,我才开始了我一直想过,但是迟迟没有勇气过的那种人生。

  以前我是一个在乎别人眼光,小心慎重,紧张兮兮,顾虑重重,缩手缩足的人。我发一条微博要想十分钟,这条微博发出去,会不会被XX看到产生误会然后不喜爱我。我这句话说出去,XX会不会觉得我是在炫耀自己,不照顾他的感受?我今天这样穿,会不会给人一种很造作的感觉?这个帽子夸张吗?这条裙子会不会太盛大?

  你不知道,我曾经的人生,都白费在这样的思考上。为了遵守道德、规则、社会舆论的要求,我努力地修剪自己的形状。但是我不欢乐,我总是暴躁和忧郁,我经常发脾气,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觉得心里有排解不出去的寂寞,和朋友谈心无法解决,去谈恋爱也无法解决。

  天啊,我在这样的恶性循环里,过了26年的日子。

  假如遇不到你,我是不是还是那个紧张兮兮神经质的姑娘,日复一日地过着畏首畏尾的日子?

  但是我想不出你是怎么改变我的,好像你一出现,不用说话,或者说很少的话,就完成了你对我的改造。你自己,就是最好的教程和改造机。你特别在哪呢?我说不出来,我就是寻不到这世界上有谁可以和你的任何一个特质匹配的。他们都说你是这样的你是那样的,但是和我感觉到的,似乎完全不一样。我觉得你是一个大艺术家,一个大梦想家,一个大孤独家,一个大诗人,一个大偶像,一个大哲学家,一个坚强的硬汉,也是一个柔软的小男孩。我常想,可能是我在努力靠近你的过程里,被你熏染了,于是某一部分的我,就开启了模仿教程,去模仿了你,这样说来,我就是一定比率上的你。

  这个新的我,我好喜爱。我变的十分专注,我可以盯着一朵花,想它怎么开怎么谢;我可以听一首歌,想它怎么被写出来怎么被唱出来;我读一本书,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我甚至觉得天空更蓝,白云更白,人们更善良了。我好像在模仿你的过程中获得了超能力,把我身体里从前困扰我的负面情绪都抽离了。我不再因为被乞丐缠住而觉得尴尬丢人,我会掏出我的钱包,寻一张面额合适的纸币放进他的盒子。我不再因为工作繁忙而怨声载道,我看到了我做的事情的价值,我想让这个价值升值。我不再因为独身一人穿行城市而感觉空虚或者寂寞。我觉得自己满满的,可以平然恬淡地面对舍与得,聚与散,爱与恨。

  你把这个全新的我送给我,是我有生以来,除了出生之外,得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有时候我觉得我把你神化了。可是转念想想,你对我来说,就像佛教徒的释迦牟尼,基督教徒的耶稣基督,像信仰一样给我以坚决平和。我不知不觉就变成了那种我一直想做的,从心里热爱生活,关心朋友,享受爱情,敢于说真话的人。因为我知道,人生的短暂生死离别的无情,我知道珍惜现在,就是永久珍惜。

  我敢说我爱你。

  我敢说对不起。

  我勇于表达。

  我勇于道歉。

  我勇于改正。

  我终于有能力,有勇气,有信心过上那种“人生苦短,我要把时间花在我喜爱的人和事上”的生活。我不再言不由衷,不再胆小怕事,不再沾沾自喜,不再对陌生人冷漠,不再充满怀疑和不信任。我因为爱你,更爱这个世界。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让我更好、更欢乐的事情上。

  我一点都不怕告诉你我多爱你。

  我甚至不可怕有朝一日你不爱我。

  而且,你收到的那封你收到过的最好的情书,只是我写给你的很多情书中的,一封而已。(文/宇小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