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诗人苏轼曾经也有过非常污的诗

  污这种文化可不是近年来才流行起来了,古时候的文人们早就已经掌握了这样开成的能力,而且他们污得更加的高雅,更加让人佩服。喜欢诗词的人们就不可能不喜欢苏轼,他既能够写出“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的豪迈;也有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婉约;更有着“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情。就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风格多样的豪放诗人,也会有开车的时候,而且他写出污诗还让人们忍不住侧目。

  可能现在很多人对古代文人的印象都是刻板、无生气,实际上历史上那些有成就的文人诗人大多都是性格开朗,天性乐观之人,并不是只会死读书的老学究。苏轼同样是一位性格颇好,喜爱玩笑的人,他的大多数好友都曾经遭遇过他的调侃。在一次好友的宴席上,苏轼就作了一首污词来调笑。

  张先是苏轼的一位好友,这人不仅有才气,还非常的风流多情,年到了80岁还添了一房18岁的小妾,在纳妾的时候他邀请了好友来庆贺,苏轼自然也前往了。宴席之间,文人之间自然是少不了诗词的交流了。刚添了一房小妾的张先自然是非常得意,并作诗以炫耀此事。苏轼自然也不甘落后的写了一首七言:“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叠夜,一树梨花压海棠。”,看似描写风景,但是结合上下文来看,就知道风景只是比喻,这首真正想要写的却是张先和其小妾的详细的房中事,简直太污了。

  只是可能雪白的梨花叠着美艳的海棠情形太过美好了吧,现在很多人却单单将这样的一句拿了出来比喻风景的美妙,完全忘记了这其实是苏轼的污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