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最美的情诗

仓央嘉措在他最经典的长诗《问佛》中自称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他写下不朽的诗篇;他可以向自己喜爱的姑娘许诺“不负如来不负卿”,他为追求爱情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愿意放下自己的地位,试问这样的情郎谁不愿意拥有呢?《那一天》也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被广为传唱的情诗,他在诗中写道:“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护佑你的平安喜乐。”这是仓央嘉措向自己所爱的姑娘的深情告白,

仓央嘉措最美的情诗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 牵尔玉手, 收你此生所有;

我, 抚尔秀颈, 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那一世》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仓央嘉措最美的情诗

在很多人的印象之中,僧人都应该是六根清净之人,怎么可能会懂得人间的情爱呢?但是在中国的历史上,却有这么一位僧人之中的“异类”,它就是出生于康熙二十二年的仓央嘉措。他本生于西藏的一户普通家庭,本可有着普通的生活,找一位自己深爱之人过一生,但是在14岁之时他被认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于是仓央嘉措就成为了六世达赖,他本应平凡的一生也因此而被改变。虽然仓央嘉措的一生很短暂,但是他却为世人留下了许多的诗歌作品以及真挚情话,今日读来仍旧感觉唇齿留香。

仓央嘉措是位佛界的“异类”,他勇敢的突破世俗的桎梏,向往自己想要的爱情。《我是凡尘最美的莲花》是仓央嘉措的一首短诗,他在诗中写到“我不是普度众生的佛,我来寻我今生的情,与她谈一场风花雪月的爱。”达赖是西藏最受尊敬的人,但是成为达赖后的仓央嘉措其实并不快乐,日常生活处处受人的限制,致使他内心的苦闷之情更甚,对美好纯洁的爱情的向往成为唯一能够支持仓央嘉措活下去的信念。

仓央嘉措在他最经典的长诗《问佛》中自称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他写下不朽的诗篇;他可以向自己喜爱的姑娘许诺“不负如来不负卿”,他为追求爱情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愿意放下自己的地位,试问这样的情郎谁不愿意拥有呢?

《那一天》也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被广为传唱的情诗,他在诗中写道:“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护佑你的平安喜乐。”这是仓央嘉措向自己所爱的姑娘的深情告白,在仍旧处于封建社会时期的清朝,仓央嘉措对爱情的如此直白表达,彰显了他思想上的独立意识。

仓央嘉措最美的情诗

《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喜欢

《问佛》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

没有什麽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

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可有人让她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麽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既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带著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怎麽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明年才懂得珍惜

我问佛:你多大

佛说:我就算一岁,我也是佛,你就算100岁如果固守自己的心灵那也是人

我问佛:世事本无常是什么意思

佛说:无常便是有常,无知所以无畏

我问佛:我的感情总是起起落落

佛说:一切自知,一切心知,月有盈缺,潮有涨落浮浮沉沉方为太平

佛曰:执著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

佛曰:执著如尘,是徒劳的无功而返

佛曰:执著如泪,是滴入心中的破碎,破碎而飞散

佛曰:不要再求五百年,入我空门,早已超脱涅磐

我再拜无言,飘落,坠入地狱无间

佛曰:缘为冰,我将冰拥在怀中;

冰化了,我才发现缘没了;

我信缘,不信佛,

缘信佛,不信我

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盘。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

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十诫诗》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那一世》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无题》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谁有那灼灼热烈的双眸

在你的颔首中攀援而上

遥远的忧伤 穿过千山万水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

你静守在月下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

《地空·十二》

我用世间所有的路

倒退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正如

月亮回到湖心

野鹤奔向闲云

我步入你

然后

一场大雪便封住了所有人的嘴

《地空·十三》

那个女子

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

眸子闪处,花花草草

笑口开时,山山水水

但那块发光的松石

却折射着她一生的因缘

她坐在自己的深处避邪

起来后再把那些误解她的人白白错过

一挥手

六尘境界到处都是她撒出的花种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

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地空·十四》

为了今生遇见你

我的前世

早已留有余地

天一黑

家家丢人

那些任性的女孩

都在虎皮花纹中走散

那些不任性的高僧

都在顽强地举例

而一场秋雨

却篡改了

世上所有的鹦鹉与画眉

忘我的我

在寒风中

舒舒服服地

坐失江山?

我不是我

谁又是我呢

这不仅是他的爱情,也是他的情禅,也是他的情悟。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