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表白情书:前世的尘 今世的风

前世的尘 今世的风

  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转轮,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

  假如你见到我的爱人,请你告诉他,我将永久怀念,他留在我记忆里的幽香……

  四月暮春,茂盛的梧桐树打着大朵大朵的伞花,在一地的树影里,我坐在车窗旁,目送着他的背影,眼神开始迷离,就像透过枝叶的缝隙照耀下来的阳光,细细碎碎的疼痛着。他走后,我照旧活着,只是活着。没有飞扬的生命,没有跳脱的灵魂,有如空气的流淌,仅仅流淌而已。

  轮来五月,漫天飘着绵密细丽的雨丝。天意织雨,点点滴滴,丝丝缕缕,织成相思。整座城市,仿佛浸在一幅如烟似雾的水墨泼画里,仿佛我那段渐行渐远的,迷梦般的爱情。

  他是城市上空的飞鸟,而我不是他停留唱歌的那一棵开花的树。往往上午一个电话打过去——在乌鲁木齐呢;下午又发短信过来,到兰州了,过两天飞济南。总是习惯了这样天南海北的默默相思、时时记挂着,习惯了这样安慰自己: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习惯了他慢慢不回短信,不接电话的漠然。是的,他很忙,为了两个人将来的幸福,得挣许多许多的钱,我要体谅他,做个懂事的孩子。体谅他的离开,体谅他不爱我,体谅他的抛弃。是的,抛弃!事实如此,只是我不肯相信,不愿面对,不敢承认。但是,伤疤隐蔽得再好它也是长在肉里的,略一牵扯便彻骨疼痛,由不得我掩耳盗铃啊。

  一晚抵死缠绵。愈是欢乐趣,愈是别离苦。清晨醒来,我坐在床边,抱着膝,披散着长发,静静的看他一样一样的收拾东西,“镗锒”一声轻响,一个香水瓶盖掉在了地上,趁他没注意,我便悄悄的捡起,紧紧攥在了手心,像是握住了他跳动的、滚烫的心房。幽香慢慢从手心向四外散逸,一如那段痴缠缭乱的情缘,明知是场虚空,可偏偏就是放不下它。

  是的,爱一个男人,会发疯似的爱他身上特有的味道。他用一款“ROMANCE”的香水,装在一个油彩斑斓的圆柱体皱纹纸盒里,看上去仿佛一听上好的茉莉香片。绿色磨砂圆筒瓶,手感恰倒好处的瓶身,金属闪光的瓶盖,外型设计简约大方,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型格、永恒不变的柔情。初调为阿月浑子树叶和冰冻薰衣草,清凉而柔和,就像那晚在昏黄的路灯下初次相见时,我拥抱他的感觉;中调是新奇华嘉浦树森、印度罗勒及野卷丹的味道,充满浪漫优雅的风情——那是每对热恋中的男女都盼望从对方身上得到的:捉不到,看不透,却足以令人神魂颠倒;基调是芒果松、纯广藿香、纯粹岩兰草,深沉而有价值——就像已经在俗世的风口浪尖颠簸过很多个岁月的他一样,细细嗅来,落满一身的沧桑。

  香水在拉丁语中的含义是“通过烟雾”。 他虽然走了,曾经和他共有的小屋里,却始终幽香布满。衣柜里,书橱里,写字台上,我的眉梢,发际,我的唇角,额头,我的身体,一寸一寸的肌肤,每一个他曾流连过、深吻过的地方,时时刻刻散发着他的幽香,穿透层层的烟雾,在我的记忆深处缠绵萦绕。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