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字里行间,那里的花游丝无力,那里的人,楚楚可怜。每每读到这里又免不了有几分伤感情绪。与其说是花如人,还不如说人如花。

珠草的命运似乎总能引起人们对她的一丝丝怜惜之情,然而她却终归还是逃不了枯萎的结局。也许在走进贾府的那一刻她就注定要以“花落人亡两不知”而告终。她恨宝玉为什么不似那江楼月,这样便能随他南北西东了,诉说满腔的愁情,然而宝玉毕竟是宝玉,于是她也就只能“独把花锄偷落泪”,以至最终闹个春残花落,红颜老死。

也许江南的男女主角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曾经相交但注定越走越远,换来的也只能是无言的等待。

当橘子红了的那一刻,秀禾出嫁了,却从此与丈夫的弟弟耀辉结下了一段莫明的感情,于是每当看到风筝的飞起与飘落她总会有着千丝万缕的感慨。也许她的人生就是一个错误,那达达的马蹄声更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似乎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她将与耀辉“南北西东”。当橘子再一次红遍的时候,带着淡淡的忧伤她走了,她不是想哭,只是恨,恨君不似江楼月。

在等待的时间里总是有那么多的无奈,一朝春尽红颜老,又有多少爱可以重来,难道真的要等到花落花开一场空吗?哎,又怎一个“恨”字能够了得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