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爱情语句:好姑娘,不做渣男收割机

文|林宛央 图|Henn
来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ID:lixiaoyilhyxqdnz)

我有一个朋友,叫阿雅,瘦白,高挑,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恹恹的美。不说话的时候,让人觉得美如画,一开口,便知是个天真无邪的姑娘。哦,对了,她还是个标准“拆二代”,我们总和她开玩笑,说她将来一定是最美包租婆。

第一次见她,是在另一个朋友的聚会里。她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和一群闺蜜控诉着她那不靠谱男友的种种罪行。她那一群闺蜜兼我的损友,齐刷刷用手指着我“寻她,新晋美女小作家,专门琢磨男女那点事儿。”

“滚边儿去。嘿嘿,美女就算了,男女那点八卦倒是感兴趣。”

于是,一群女人,七嘴八舌地和我说起阿雅那点遭遇。

其实吧,也没什么。这年头,不靠谱的男人多了去了,遇见一个也不稀奇。她男友不算渣,既不劈腿,也不乱来,就是坏毛病太多。

比如,爱喝酒,只要闲着没事,就要和一群酒肉朋友,胡吃海喝。再比如,有点懒,她要一天到晚跟在屁股后面收拾。还比如,脾气大,生气的时候说话像泼妇骂街。

她问我:“该怎么办。”

我问她:“你想怎么办?”

她说:“想分手,但一想到他对我的好,就舍不得。再说,哪个男人能没有点毛病呢?是吧?”

“哦,那就是还能忍了?忍无可忍再说吧。”

闺蜜抱怨我:“你这说话也太刻薄了,什么叫‘忍无可忍再说’,你就不能劝劝她,趁早离开那个男人。”

我没再多说什么。

不是我不劝阿雅离开她男友,而是她自己根本就没有离开的念头。虽然他也没那么好,但她已经习惯了。不用别人给任何暗示,她也会给自己寻 “在一起”的理由。而我,明知多说无益,为必枉做了小人呢?

所以,只能等,等到那个男人洗心革面,做回好好先生。或者,等到阿雅忍无可忍,弃暗投明。

在此之前,她所有的抱怨都是倒垃圾,我们这些听众,说白了,都是垃圾桶。

一般来说,等到的结局通常是后者。但对于阿雅,我很担心,会有第三种结局。

大概一年后,接到阿雅的电话,说想寻我聊聊。

小餐馆里再见到她,人好像更清瘦了一些。

不用问,也知道她最近过得不太好。

她的男朋友变本加厉了。以前虽然喝酒,但听她的劝,现在,她已无力左右他。脾气相较从前也更大,甚至敢对她动手了。至于工作上,愈加不思进取,游手好闲。

“我很纠结,其实他不喝酒,不发脾气的时候,对我还是很好的,会说好听的话,会买许多东西讨好我。”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来寻我呢?阿雅,不要再替他寻借口了。一年前,我就想说这句话了,可我也抱一点盼望,觉得他不是那么渣。现在,我真的盼望你离开他。”

“我就是不甘心,我和他在一起三年,假如现在离开了,那这三年不全白费了吗?”

“三年,能让你看清一个人,就不算白费。假如你为过去的三年不甘心,你有想过之后的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吗?”

“可是,我现在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真的没有精力再谈一场恋爱了。”

我知道,阿雅仍在给自己洗脑,哪怕有一个理由,她都能打满鸡血,重新回到那乱七八糟的生活。

果然,还是猜中了第三种结局:忍无可忍,从头再忍。

生活中,有不少这样的女孩子。她们足够有忍耐力,却给了最不该给的渣男,她们太过软弱,缺乏修正错误的勇气。所以,她们做着原封不动的工作,拥有不能轻舍的感情,哪怕它足够烂、足够渣。

这样的女孩子,多半有点受虐倾向。或者,说好听点,消极的乐观主义精神。

再或者,换另外一种流行的说法,这种女孩子往往是渣男收割机。

比如,民国时代文艺女神阮玲玉,太软弱。

再比如,现在风口浪尖的郑爽,太天真。

假如,她们不自己清醒过来,哪怕离开了现任,除非运气爆棚,多半还是会栽到另一个渣男手里。

和阿雅的推心置腹,自然没有什么结果。我再一次做好了一个垃圾桶的本分,而阿雅义无反顾地转头奔向那个男人,不过是他来了个电话,“诚恳”地道歉,“庄重”地许诺。

原谅一个渣男,需要多长时间?一通电话就足够。

再一年后,这群闺蜜,各自有了家庭。与阿雅的联系,越来越少,听说她也结婚了,新郎并不是那个渣。当初两人分分合合,闹得太过,阿雅的父母,实在看不下去,趁两人闹分手,强硬地把女儿嫁了出去。

她在群聊里,给我们发来消息:你们说得对,不要给别人的渣寻理由,更不要给自己的软弱寻借口。有了现在的他,我才发觉从前的我,有多自欺欺人。

后来,我们见到了阿雅的新郎,是一个温暖敦厚的好男人,体贴、踏实,最重要的,很有担当。阿雅依旧美,只是不再恹恹的,而是神采奕奕。

有时一个选择,就可以左右一个人的命运,就是这样简单。阿雅应该感谢她的父母,逼她做了正确的选择。

可能,许多人并没有阿雅的幸运,但我仍然无比盼望,她们能在某个瞬间清醒过来。

是好姑娘,就不要成为渣男收割机。更不要为自己烂掉的感情,寻各种借口。离开,其实也没那么难。假如爱情不能雪中送炭,锦上添花也不错。但不要,让他的渣,扎疼了你的人生。

作者:林宛央,不像烟花绚烂,也不像鸟儿会飞行,不过是宛在水中央的一尾鱼,随意到天涯。重生代文字爱好者,出版多部作品,代表作《若你懂我该有多好》《这样的人也该千载难逢》。世间难得讲真话的人,所以立志不做阿Q,和小矫情say goodbye,对傻白甜说再见,抱歉,我从不做白日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