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爱情语句:当鸡蛋遇到棉花

1

严熙请林帆喝咖啡,刚喝了一口就说:“林大侠,我今天有事相求。“

林帆就笑了,“原来这杯咖啡不是白喝的。”他是个笑起来有酒窝的男人。严熙以前觉得有酒窝的男人会很娘,可是林帆改变了她的看法,却是驴友团中最阳刚的一个人,她开玩笑时都喊他林大侠。

两个人其实认识不久,但是因为投缘,在一起有一种老朋友的感觉。严熙说道:“我想让你帮我设计一场特别浪漫的求婚。”

“求婚?你要跟人求婚?”林帆张大了嘴巴。

“对啊,我要求婚。”严熙笑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求婚又不是男人的专利。我跟男友在一起好几年了,他不断没有求婚的意思,所以不如我来求一个好了。”

严熙人长很有女人味,但内心女汉子,她和林帆相识于一场野外求生活动。当时她足意外受伤,林帆照顾了她一夜,第二天又把她安全送回家。林帆是个外表阳刚内心细腻的人,把严熙送回家之后又去给她买了药,隔天又打电话询问她伤情。后来两人加入了同一个驴友团,发觉兴趣爱好惊人的相似,很快成了好朋友。

此刻林帆微微皱了皱眉,说:“我的工作是园艺设计,不是婚庆设计,让我设计求婚我不擅长呀。”

“你总是个设计师嘛,我一时想不出好点子,你得帮我呀。”严熙说。

林帆答应回去想想,不过又提醒严熙,她这样上赶着会不会吓坏男友。严熙微微叹了口气,其实在她和男友的关系中,不断都是她上赶着。

2

严熙从咖啡馆出来去了男友家。

她进屋看到男友郭子安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堆感冒药和一个病历。严熙说:“你感冒不是快好了吗,怎么又拿这么多药?”她拿起病历翻开来看看,“一个小感冒你挂什么呼吸科呀,门诊看看不就得了。”

严熙并不是不关怀男友,只是觉得一个大男人感个冒就郑重其事地跑到医院呼吸科看病,未免太娇气了,像这样的感冒其实不必吃药,多喝水就行了。

严熙见郭子安不言不语的,就又问:“你吃饭了没有?”

“没有。”郭子安恹恹地吐出俩字,他今天好像情绪不高。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严熙在男友面前还是蛮温柔的。

郭子安又吐出俩字,“随便。”

“随便是最难做的好不好。”严熙说,“要不然给你做碗面条?”

“我不想吃面条。”郭子安说。

“那煲粥?”

“我不想喝粥。”

严熙为难了,“您老人家不是说随便吗,怎么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呢。”

“算了,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吃。”郭子安对严熙说,“我现在就想一个人静会儿。”

严熙有些失落,她巴巴的跑过来伺候他,他却一点不领情。

当年是严熙主动追的郭子安,所以在这段感情里郭子安不断不太主动,恋爱谈了好几年,他始终不冷不热的。严熙的朋友说郭子安像块石头,又冷又硬,劝她不要跟一块石头死磕。可是严熙喜爱这块石头,她想只要她不断热乎乎的,总有一天会把这块石头焐热。

几年过去了,石头对于严熙的各种体贴殷勤没有多少回应,依旧不冷不热,现在俩人都到了适婚年龄,他也一点表示都没有。严熙就想,遇到天生不善表达的木讷男友,只能自己主动点儿了,她才决定向郭子安求婚。

3

严熙从男友家出来接到了堂哥严帅的电话,严帅在本市中心医院呼吸科做大夫,他对严熙说:“今天我在医院看到郭子安了。”

严熙说:“哦,原来他是寻你看病去了。”

“他没寻我。”严帅说,“他寻的是我们科的蒋琳医生。他最近三天两头来我们科,有事没事儿就寻蒋琳,蒋琳有点烦,跟我抱怨过好几次了。小熙,你俩没出什么问题吧?”

严熙曾经见过蒋琳一次,知道她是大美女,有着让人过目不忘的漂亮。严熙嘴里说着“我们俩能有什么问题呀”,心里却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往家走的时候打了俩喷嚏,就想,平白打喷嚏,不是什么信号吧。

不知是伤风了还是被男朋友传染了,严熙得了重感冒,喝了几天开水没见效,又随便吃了点药也没效果,后来高烧不退,她只能去了医院。

堂哥告诉烧得恍恍惚惚的严熙,她再烧下去会烧成肺炎,必须住院治疗。

女汉子严熙住院了,因为郭子安感冒还没好,她没好意思告诉他。反正郭子安也不是个细心体贴的人,以前严熙生病也都是自己吃药自己打点滴,也都习惯了。

林帆倒是天天过来看她,带饭带水果带笑话段子,严熙每每被他的笑话逗得哈哈大笑,忘记了自己身处病房。

有次严熙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你总来不怕我传染你啊?”

林帆就笑道:“要是能被这么可爱的姑娘传染,那也是种荣幸啊。”

严熙哈哈大笑,和林帆在一起,她总是特别轻松,这是和郭子安在一起很少有的感觉。

住院期间严熙经常见到蒋琳,穿着白大褂的蒋琳依旧光彩夺目。某天林帆在病房里碰到了蒋琳,竟然像熟人一样跟她说了好一会儿话。

“你跟她很熟吗,还是看到美女就喜爱搭讪?”严熙问林帆。

“其实……嗯,她是我前女友。”林帆说。

“骗人的吧?”严熙不信。

“是真的。我们从高中到大学有过那么一段,后来觉得不合适就分手了。”林帆说。

“这么美丽的姑娘你都舍得分手啊。”严熙惋惜地说。

“是啊,论颜值我们俩是挺般配的哈,惋惜性格不般配。”林帆笑道。

“不带这么变相夸自己帅的。”严熙哈哈大笑。

出乎严熙意料,这次郭子安听说她住院立马赶了过来。不过他在照顾严熙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蒋琳来查房时他目光不断在蒋琳身上。蒋琳查完房,严熙忍不住对郭子安说:“嗨,你女朋友还在这儿呢,眼睛别老往美女身上溜达好不好。”

郭子安听了这话有点不快乐,他这人最开不起玩笑。第二天严熙在走廊溜达的时候看到他带了一束花来,还以为他是表达歉意的,正快乐的时候却见他转了个弯,进了医生办公室,再出来的时候手里的花没有了。

“我刚才见你带了一束花,花呢?”等郭子安走进病房,严熙问他。

郭子安表情有点尴尬,过了一会儿才说:“我给医生送去了,我觉得他们工作蛮辛苦的,替你表示一下感谢。”

严熙去医生办公室的时候,赫然看到那束花摆在蒋琳的办公桌上。

一下午严熙都不快乐,林帆过来给他讲了几个段子也没能逗得她笑,最后林帆忍不住问:“你怎么啦,走在康复的路上还不快乐?”严熙蔫蔫的没说话。

第二天严熙在走廊上溜达,看到郭子安和蒋琳站在不远处,郭子安笑意融融的对蒋琳说:“蒋医生,你今天真美丽。”蒋琳态度有些冷淡,可郭子安却始终在热情搭讪。 原来他不是对谁都冷漠,在喜爱的人那儿,他还是有温度的。

4

出院后严熙提出了分手,郭子安并没有多做挽留。之后严熙听说他几乎天天往中心医院呼吸科跑,对蒋琳展开了正式的追求。她就想,或许这些年来,她不断是他的鸡肋,这段不死不活的感情,早就该结束了。她很想告诉郭子安,蒋琳喜爱的人是严帅,他的追求,很有可能是徒劳的,可是又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多嘴。鸡蛋若是爱上石头,只有自己碰得头破血流,才能懂得收手。

一个冬天严熙都蔫蔫的,除了间或跟林帆一起来个远足,其余时间几乎都蛰伏在家里。

林帆的笑话段子常换常新,经常用微信、电话、等各种方式为严熙解闷儿。严熙工作上遇到麻烦,他帮着出谋划策,严熙有做不了的体力活儿,他也过来帮忙。有时候两个人一起看碟,说都不说话,空气中却流淌着温馨和默契。有时候严熙默默画画儿,林帆就在旁边静静打开平板修改自己的设计图,虽然互不打搅,却能感遭到对方的陪伴。严熙觉得,假如没有林帆,她失恋的这段日子将是多么难捱,有了林帆这样一个关怀她的人,她的难过失落才有了一个出口。

林帆是那种性情平和的男人,很少急躁,从不装酷。他对人的关怀不刻意,但是却能让人无时无刻不感遭到这种关怀,他的关怀也从不生硬,让人觉得稳妥。

有一天他帮严熙修着电脑,严熙说:“你对我这么好,不会是想追我吧?”

林帆笑道:“我要是追你,也得等到你情伤痊愈、心情好起来的时候,否则岂不是趁人之危了。”

严熙松了一口气,假如林帆这会儿说喜爱她,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她怕两个人做朋友都会变得有压力。

冬天过去,春暖花开,严熙的心情也明丽起来。

市里新建好的湿地公园马上开放,林帆说要带严熙提前去看看。

那天严熙从车上下来,就看到景区前面一片花海,她认真看时却不禁呆住,各种鲜花有规律地排列着,拼出几个巨大的字,“严熙,我爱你。”

“这是……”一向口齿伶俐的严熙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林帆说:“这是我利用工作之便,为自己谋了点福利,我让同事们帮我摆了这个外型。”他望着严熙,“你喜爱吗?”

“我……”严熙还是语塞。

“别紧张,我这不是求婚,只是求个爱。”林帆微笑着却又很认真地说,“姑娘,你乐意接受我的爱吗?”

女汉子严熙眼眶湿润,半晌吐出三个字,“我情愿。”

5

某天严熙在一个论坛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一个鸡蛋天真的和石头在一起了,生活的小心翼翼,可鸡蛋再小心也躲不过与石头的磕磕碰碰,日子一长弄的自己身上总是伤痕累累,但鸡蛋还是小心的和石头运营着他们的日子,终于有一天鸡蛋受不了这种伤痕累累的日子,她决定离开石头。后来鸡蛋又遇到了棉花,棉花爱上了鸡蛋,棉花对鸡蛋的每一个拥抱都是那么的温暖,鸡蛋的心暖暖的,鸡蛋才明白不是努力坚持和忍耐就能换来温暖,是要选择对的合适的,才会变的很轻松很幸福。”

严熙觉得这段话活脱脱就是说的她。

林帆看到严熙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傻笑,就问:“你在笑什么?”

“我笑你是我的棉花。”严熙说。

林帆正忙着修东西,没听清晰,说道:“什么,你说我是花美男?嗯,虽然我不再年少,但是颜值还配得上这个称号。”

“大言不惭。”严熙笑起来,脸上和心里都乐开了花。

关于作者:

向暖,写故事的人,写尘世中的小欢喜、小温暖,写庸常人的爱与伤。其故事如民谣,涓滴道出人生真谛;亦如月光,让浮躁的心安定且柔软。新书《好姑娘向暖而生》由30个情节独立又相互关联的故事组成,让担忧将来,时有彷徨的你,迷茫时有方向,不安时有力量。愿你一生努力,一生被爱,想要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愿此书伴你一段温柔小时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