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爱情语句:前男友死掉了怎么办?

有一阵子出过好几桩国外学校的枪击事件,听起来非常遥远,看到新闻也只是模糊记得有几个人的死伤。

过了挺久之后,我才知道这几个人中,有一个是小鹿的男朋友。

我和小鹿是在日语班认识的。

小鹿是个狂热的二狗粉,为了提高自己在粉丝团的地位,开始学日语,目标是成为粉丝团字幕组的一员。哦,对了,二狗,指的是日本艺人二宫和也。

小鹿姓马,马小鹿,很卖萌的名字。但是她大学去了南方念,才发觉湿热的南方滋生了一种可怕的爬虫,竟然跟她同名。从此以后,她都不能直视自己的名字,她一听自己的名字马上就联想到那肉乎乎的虫子,浑身冒鸡皮疙瘩。所以,她之后介绍自己都自称小鹿。

小鹿追星,不过不脑残,虽然也会给我安利爱豆,却只是抱着共享的心情,也跟我吐槽二狗这个名字多么土气,个子多么小。

那会儿来上日语班的基本都是上班族,只有小鹿是个无业游民。她一心做个插画家,背着画板走天下。她把日语班每一个人都当朋友,能奇妙地加入他们任何一个话题。上课的老师也最爱她,因为只要有她在,进行任何“娱乐性教学”都绝不冷场。

甚至有一回,我们去逛街,遇到商场门口表演街舞活动,她竟也兴致勃勃地作为观众上了台。老实说,她舞蹈跳得不太好,但是她兴致勃勃又充满朝气,让人不由自主想要为她鼓掌。

综上,可见她是一个非常乐观欢乐的女孩子。

古龙说爱笑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说爱笑的美丽的女孩子一定会有许多人喜爱她。

小鹿追求者众多,节日收到的礼物能摆满一桌。但是,她早早有男朋友了。

而且每次只要提起男友,她甜蜜得不得了,捧着脸像个小花痴。

大概因为,她和男友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吧。

她和男友,读稚嫩园的时候就认识了,从小就是好伙伴,两家人因为两个孩子的友好关系成了为朋友。

小鹿手机上还存着两个人圆滚滚时期的合照。

后来两个人就一起上了小学,上初中。

小鹿从小就是小美女,白白嫩嫩,圆圆脸大眼睛,许多男同学都喜爱她。

那个时候,小鹿的男友发育慢,是个个子矮矮的小胖墩,天天跟想要和小鹿一路回家的男生作斗争。

“但是,我就喜爱小胖墩啊。可是后来他越长越高,越长越瘦啦。”

可能男女生发育的周期就是差别这么大。

而且没想到的是,大家的审美也变化这么快。

等到初中毕业那一年,小鹿男友就突然抽条长个,眼见着从一米六窜上一米八。

而且,这会儿开始流行追韩星,单眼皮,细长眼睛,大高个成为了男神标准。

小鹿男友迅速成为校草热门人选。

而这个时候呢,女神都要长得高高瘦瘦瓜子脸,一头长发温温柔柔,好像一朵水莲花的娇羞。

小鹿这款活泼萌妹倒不抢手了。

“哎呀,你不知道那个时候,风水轮番转,好多女生倒追他。我们学校的校花和他一个班,他哥们告诉我,校花对他非常有意思,常常寻他谈天。谈天嘛,我也会啊。”

提起那个时候的光辉历史,小鹿满面红光。

小鹿就天天去寻男友,坐在他桌上和他谈天。

整个学校,从高年级到低年级,从宿管阿姨到教导主任,没人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一对小情侣。

小鹿呢,是特长生,小鹿男友是资优生,两个班的班主任分别紧急寻他们谈天,老套路是告家长,可他们两家的家长口径一致说。

“本来就打算等他们到了结婚年龄就结婚的。”

不过,小鹿男友这个资优生,过分优秀,大学念了一半被推举去国外名校。

机会难得,再说,他们从不认为几年的距离就会影响他们的感情。

小鹿现在闲闲散散的生活,连工作都是兼职,心情来了就画点插画,“反正,他去国外念书就是为了将来赚大钱给我花的啊。”

这个世上有许多事情让人艳羡,小鹿和她男友这一对,就是让人非常艳羡的事情。

年少的时候呢,觉得一见钟情最浪漫,像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但是年纪渐长,才发觉没有什么比我们一起长大更美好,两个人一起经历所有成长故事,了解对方的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皱眉背后的时间印记。

日语班结束之后,我跟小鹿的联系渐少,间或网上聊谈天,她不断都是快乐自在的样子,衬得我灰头土脸。

但是,我想不到是,有一天我出差回来刚刚到家,有人给我发微信:小鹿那边好像出了点事情。

我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却是小鹿的堂妹。

那一阵子出过好几桩国外学校的枪击事件,听起来非常遥远,看到新闻也只是模糊记得有几个人的死伤。

但是,这几个人中,有一个是小鹿的男朋友。

那个个子高高,单眼皮,细长眼睛,学习超厉害的男朋友。

我去了小鹿家,堂妹给我开门。

小鹿就在窗子边发呆。那是真正的发呆,不是大家平常的走神,而是整个人放空,眼神空洞,表情麻痹,像是灵魂已经飘走了。

看到我进来,小鹿对我点了点头,说:坐吧。

我就坐在她旁边,絮絮叨叨地说各种事情,我说得干巴巴,嗓子发紧。以前都是小鹿爱说笑,我听着就好的。

小鹿说:对不起啊,我想去躺一会儿。

我赶忙说好,然后陪着小鹿去了卧房。

小鹿躺下也并不睡觉,就是躺下,半睁着眼睛。

我不敢叹气,就说要去帮堂妹做饭。

堂妹一边熟练的切土豆丝,一边跟我说小鹿最近不断都这样,家里人都很担心会进展成抑郁症。

回家路上,我坐地铁。

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妈妈,抱着可能才一两岁的宝宝。

宝宝含着奶嘴,一双眼睛又大又圆,乌溜溜的看着我,一个一个往外蹦字。模糊不清,但乐此不疲。

我对他笑一笑,他就快乐得不得了,手舞足蹈。

那位妈妈也注意到了,就逗宝宝:怎么这样喜爱人家小阿姨啊?!那叫一声阿姨啊!

有人理他,和他讲话,他就更快乐了,又快乐又着急,呼呼的喷了点口水,连奶嘴也掉了。

宝宝傻了一下,咧嘴要哭,妈妈马上就换了一个奶嘴塞给他。

妈妈特别不好意思地给他擦口水,跟我道歉。

他倒好,得意得很,咧着嘴只知道笑。

人生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是都这样。一点小事就满足,一点欢乐就开怀,闯了小祸也只谗着脸笑一笑,丢掉的小玩具转头就忘掉。人长大了,却常常往相反的方向走。欢乐消逝得很快,痛苦却慢慢累积,不能忘记。

也对。

怎么可能忘记。

小鹿失去的可能是这一生最爱的人,谁也不能再给她换一个新的。

只是想到这一点,就让人觉得无法承受。

小鹿在堂妹的督促下,开始每天去附近的森林公园慢跑。

我间或陪同。

跑步的时候,我们几乎都很沉默。那是夏天,天还亮着的时候,我们出门,跑啊跑啊,天黑了,我们就慢慢往回走。

有一天,我们回去的时候,天上难得有星星。

小鹿靠着栏杆,跟我说,以前他们常常去看星星,他们说好要买一个顶层的房子,装上落地窗,整夜整夜地看星星,然后靠在一起睡着。

跑步大概是有效吧,大半年后,小鹿振作起来去了一家漫画公司上班。

不多久,堂妹偷偷跟我说,小鹿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在追求小鹿。据说长得像胖版的林志颖,所以被取了外号叫大志,对小鹿非常好,几乎无微不至。

我第一次见到大志是一个周末,和小鹿逛街之后,本来我们是已经打算各自回家,但是偏偏那天我们要途经的地铁线提前停运。

小鹿说,可以寻人来接我们。

这个人就是大志。

大志住南区,开车过来也得一个小时。小鹿拉着我去吃烤肉,边吃边等。

我问她是不是和大志在交往。

她淡淡地说,算是吧。不太想要聊这个话题的样子。

虽然打起了精神面对接下来的人生,但到底,她也不再是那个单纯快活的小鹿了。

我们这顿烤肉从不到八点吃到九点半,小鹿拿起手机,二十多个未接来电。

她让大志来接她,却忘了自己的手机设置了静音。

他们这样是在交往吗?确实,只能说算是吧。

大志心焦焦的等了我们半个多小时,我们施施然出现,他也没有半点不快乐,还给我们买了大麦茶。

小鹿上了车拉着我坐在后座。

大志很热情的想要打开话题聊谈天,小鹿兴致缺缺,我牵强跟着搭话,免得一路沉默尴尬。

他是个不错的男人,不错的男朋友,惋惜他没有遇到最好的小鹿。

我本来以为这段关系会很快无疾而终,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不断没分手。

有一天,我们在小鹿家聚餐,吃完饭,他开车送我回去。

我们本来在聊最近新上的电影的,他突然说:“你也见过小鹿的前男友吗?”

这个话题感觉不太妙,我回答他:“没有。听说过他。”

他笑了笑,说:“我也听说过他,他们都说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小鹿很喜爱他。惋惜了,老天爷真不太公平。”

我“嗯”了一声,心里打鼓,不知道他是说对谁不公平。

所幸,他也没有再说别的。

早几年,有句特别矫情的话怎么说的来着,大约是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小鹿心里也有一座坟,埋葬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前男友的尸体。从此漫漫人生路,都要拖着具尸体前行。

我问小鹿,大志人挺好的,你对他到底怎么想?

“我想和他分手。”那天小鹿只喝了一点啤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醉得特别快。

我叫大志来接她。

她摇头晃脑地坐着,低声说。

“我要和他分手。”

大志扶着她上车,她还在说。

“我们分手吧。你也不想有一个永久喜爱前男友的女朋友吧。”

大志一句都没有回答,他看着歪倒在后座的小鹿,靠着车门,点了一支烟。

小鹿的前男友不抽烟,所以大志也戒了烟,这是我第一次见他抽烟。

一支烟抽完,要多久?

大志考虑了一支烟的时间,说。

“我们结婚吧。你不就是心里有个死人吗,人都死了,我怕什么。谁叫我喜爱你呢。”

小鹿眨了瞬间睛,慢慢的流眼泪。

然后点头。

念书的时候,爱三毛。

三毛跟荷西说,我心已经碎了。

荷西就把三毛的手拉向他的胸口说:这边还有一颗, 是黄金做的,把你那颗拿过来,我们交换一下吧!

每个人一开始,都是一个婴孩,有一颗水晶玻璃心,一点小事就满足,一点欢乐就开怀,闯了小祸也只谗着脸笑一笑,丢掉的小玩具转头就忘掉,但是随着慢慢长大,水晶玻璃心就变成一颗石头或者一地碎片。

你以为你要这样冷冰冰的过一生,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一个长得像是胖版林志颖或者满脸大胡子的男人会说。

我还有一颗心,是黄金做的,我们换一下吧,谁叫我喜爱你呢。

关于作者:

林梢,有许多故事曾发生,有许多人曾路过,而我不断在这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