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你敢不敢,像你说的那样爱我?

1

大壮拣了一只小白猫,可能还没满月,是下班后他去生活家菜市场,路过大尧三路的时候碰见的,猫的叫声很可怜。那时候,碰上大壮失恋,他就收留了这只猫。

大壮住在我楼上,我们都在软件园上班,我们是在大尧三路和宁夏路交叉口的烧烤摊认识的。那个烧烤摊是夏天出现的,摊主是一对情侣和他们老爸,姑娘包馄饨的手法很快,咻咻咻,一碗下锅,咻咻咻,一碗下锅,少年来回穿越上菜,那大叔时常站在烧烤炉子前,点一支烟。

食客点完菜,然后放在长长的烧烤炉子上,那大叔拿着蒲扇扇着火,那木炭红彤彤的,若是靠近一点,能听见油滋滋的响,大叔来回转着签子,过往的人都想过来抽一个上上签,这个摊时常爆满。

所以,拼桌,我认识了大壮,那天赶上他失恋,喝闷酒,而我刚加完班,吃夜宵。烧烤里我独爱板筋,那大叔烤的入味,单凭一个嫩字甩附近烧烤摊十几条街,配上两瓶啤酒,再加一束月光,我能喝一宿。

我说,哥们儿,挺能喝啊。那时候,大壮足边已经放了四个空瓶,一堆烟头,这心里得藏了多苦的故事。

大壮问,失恋,能死吗?

我说,酒精中毒的话,能死。

那时候,大壮毕业两年,他深刻的记得喜爱的姑娘把炒饭分成了一人一半,姑娘说,等你挣大钱了,要请我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大壮领到第一份工资,请姑娘吃大餐,姑娘纠结了好久,还是在街边的小店,点了一份炒饭,分给大壮一半,她说,我还是觉得这个炒饭,好吃。你要攒钱娶我啊!

大壮说了好多的梦想,姑娘就瞬间一脸欣喜的听着,她总是关键时候插一句话,比如大壮说将来我要徒步旅行,不断走不断走,姑娘就说带上我。比如大壮说将来我要买大大的房子,姑娘就说带上我。比如大壮说我沿着小吃街,不断吃到头,姑娘就说带上我。

可是大壮哪知道,将来这俩字对他来说太奢侈了。

姑娘走了。

有些事,好微妙,所有爱着的人幻想伏特加、摇滚、狂荡不羁,所有失恋的人幻想平静、花开、埋伏深海。我想用余生炒三菜一汤:干锅排骨、木须蛋、手撕包菜,一大碗蛤蜊疙瘩汤,晚风起的时候,打电话叫你回家吃饭,打开手机,才发觉不敢按下号码。

大壮喊猫过来,一起吃晚饭,可是猫爱吃鱼,它怎么会陪着大壮喝疙瘩汤呢?

大壮下楼去附近的餐厅买煎鱼,回来的时候,忽然发觉楼下的花开了,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以前姑娘在的时候种的,她还没有等到花期呢。大壮想起以前姑娘说过,要是父母不同意,我就绝食,我等你,你可一定要娶我。他蹲在楼下点了一支烟,难过这东西,最怕触景,往事很容易决堤,呼啦一下子漫过头,憋的自己难受。

大壮回家才发觉,忘记关门了,猫不见了。他在楼道里喊,喵喵,喵喵,喵喵。然后一个姑娘推开门问,你叫我?

大壮愣了愣,不好意思的说,我寻我们家的猫呢,丢了。

姑娘回屋里,抱出来一只猫,问,是这只吗?

大壮看了看说,对,感谢。

姑娘说,那正好还你,我要下楼去吃饭了。

大壮想说点什么,还是把话憋住了。他看着姑娘锁门,下楼,他说,那个?

姑娘转回头问,还有事儿?

大壮说,那个,我刚做好饭,你要是不嫌弃,一起尝尝?

姑娘说,感谢,不过?

大壮笑着说,不过什么,反正我要感谢你,收留了我的猫。何况,养猫的男生,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吧?

姑娘笑了笑说,好吧。

姑娘问,你为什么养猫啊?

大壮说,那猫好可怜,我就收留它了。

明明是猫填充了空的心,偏死要面子说猫可怜,这世上,失恋的人和无家可归的猫,同命相怜。大壮想起来,为什么他会寻一只猫,却不肯去寻一个丢的姑娘,当初宣誓要疼人家一辈子的。

可能喜爱的时候就是真的喜爱,你觉得他好,别人拿月亮都不换,姑娘以前爱吃的那家炒饭,大壮后来又去吃过一次,真的好咸好难吃,可是你一半我一半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好吃?是不是酱油放多了?

所以,姑娘走后,大壮自己学会了做炒饭,他把姑娘的电话号码标注成炒饭。

2

宁夏路武警部队歪对面,有个早餐店,有好吃的火烧,配上一碗小米粥一个茶叶蛋,是我以前最美的向往。我是在这家店里认识的喵喵,有回早上,她买了一个火烧一个茶蛋,发觉忘记了带钱包。我说,我请你吧。

后来有天下班,我往回走,走着这着,前面的姑娘忽然转过身对我说,你是不是跟踪我?

我一愣。

姑娘很警惕的说,就两块钱的事儿,你跟踪我,至于吗?

我还是一愣。

姑娘说,你别装傻。

我说,我不认识你吧?

姑娘说,你记不记得,上个月,你在前面的早餐店请一个姑娘吃火烧茶蛋。

我说,貌似有点印象。

姑娘说,就是我啊!

我说,可是那个姑娘是长发。

姑娘说,我失恋,剪了短发。

我问,你住这里?

姑娘说,嗯。

我笑了笑,说,我三楼。

姑娘也笑了笑,真假?我二楼。

后来我知道这姑娘叫喵喵,她剪了短发,穿了新衣裳。她说,很久以前,能够并肩一起走,是多么欢乐的事儿,后来自己走,感觉也不错,自己过马路自己看红绿灯,自己躲躲闪闪。

她说,终于知道为什么要背着包了,没人牵着手,多尴尬,背着包,就自然多了。

她说,我真惨,运气好差,我以前以为一辈子就谈一次恋爱的,以为把心掏空了就会有一个人住进来,我真傻,他站在我面前,我还以为那是永久呢。

她怎么那么多话,是不是一个人孤单久了,碰到人,就想一股脑的倾诉,大概不是,我只记得她只有吃到好吃的东西,才情愿去分享她的故事,我们常常在出租房附近的餐厅碰见。

她很爱吃炒饭,特别爱吃,她告诉我,要放点酱油,才好吃。她喜爱一边吃着一边给我讲奇惊奇怪的事儿,她说,姑娘都是拥有超能力的神,法力无边,可是她爱上一个人,钻进厨房,煮个汤熬个粥炒个菜,就被一点一点耗尽发力,成为凡人。

她说,爱最伟大的是让你伤痕累累,又让你相信自动痊愈。你只要努力过,一想起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过,还是会纵身一跃,无条件的相信,这就是爱啊!

以前,喵喵的男人说,你别工作了,那破工作,有啥劲儿,我养你。

喵喵就辞职在家,每天做饭等着她男人下班,有那么一段时间,她觉得挺美,她每天翻着花样做着饭,可是越来越多的时间,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在吃。她做了满满的一大桌子,她给她男人打电话,让他回家吃晚饭。

他男人说,我挣钱给你花,你还想怎样,我每天很累的,别烦我,好吗?

可是,那天是喵喵的生日。

一个姑娘,想要过一个生日,有什么错?

有时候我们经历过黑暗,才对满天的星辰感恩,有时候,一念之差,才会让我们看见我们不曾到过的世界,想象是一码事,过日子是一码事,那一束星光要遇见我们,要经历好多好多光年,这一路有尘埃星云,却不曾阻挡它遇见我们。

喵喵后来收拾行李搬家了,他们分手了,想起以前她来的时候,那么笃定,她站在火车站等他去接,他一出现,她就在心里宣誓,这一辈子,就这一个人了。他上前去抱她,一下子让所有时间都温柔起来。那中间不过隔了两年,判若两人,时间真坏,这世上,什么都善变。

喵喵在软件园寻了一份工作,她很少下厨房了,她喜爱在出租房附近的餐厅吃炒饭。

在美国有一条路叫66号公路,而青岛有一个地方叫燕儿岛路66号,我楼上住着大壮,我楼下住着喵喵,这事儿,想想就美妙,喵喵在餐厅里跟大壮说,要放点酱油,才好吃。

大壮说,比我炒的差点。

3

大壮有一个拿手绝活,为什么绝,主要是味赞。他炒的一手好饭,风干肉炒饭,其实这个饭还有一个很炫酷的名字,叫做失恋第三天,大头菜切碎,泡椒竹笋切碎,风干肉切碎,往事随风都切碎。

热油锅里,鸡蛋炒碎,放入大头菜泡椒竹笋和风干肉,风干肉被封存的肉香会在热气的蒸腾里,释放缭绕,重新遇见大头菜和竹笋的清新,那种久违,像是失恋一场重新动次打次的心跳。

我喜爱吃大壮做的这饭,当然还有一个姑娘更爱吃,那姑娘叫喵喵。

有回,大壮跟喵喵说,你那么喜爱吃炒饭,来我家蹭饭,我下班早。

喵喵问,能蹭多久?

大壮问,你想蹭多久?

喵喵说,我想想。

第二天早上,大壮要去上班,刚要开门,门咚咚咚的被敲响,他放开门,看见喵喵站在那里,他很惊奇,问,吃早饭了吗?

喵喵说,没。

大壮说,前面楼下早餐店,火烧配茶蛋?

喵喵说,我想好了,我要吃炒饭。

大壮说,开什么玩笑,要迟到了。

喵喵说,我回答你昨天的问题。

大壮说,嗯,你想蹭饭多久?

喵喵说,能不能不断?

大壮说,不断是多久?

喵喵说,就是不断不断不断不断啊!

大壮说,万一我结婚了呢?

喵喵说,我嫁给你。

大壮说,你说什么?

喵喵说,我嫁给你。

大壮说,上一句。

喵喵说,我要吃炒饭。

大壮说,好嘞!你进来,先坐一会儿。

喵喵说,开什么玩笑,要迟到了。

大壮说,管他呢。

那炒饭一定要是隔夜的米饭,你以为它失去了水分,有点干,反而它重新回到锅里,翻炒,生机盎然。其实,冷落也好,是另一种命,当初热乎有番茄炒蛋盖头,有杭椒牛柳盖头,有宫保鸡丁盖头,如今隔了深夜,一锅炒饭,火腿煎蛋炒,咖喱炒,酱油炒,风干肉炒,何尝不是另一种幸福呢。

后来,我们在大尧三路和宁夏路交叉口的烧烤摊喝酒,大壮和喵喵忽然一起端着酒敬我,我一愣,说,什么意思?

他俩笑着说,你猜。

我说,你俩不会来真的吧?

大壮说,还记得这烧烤摊吗?当初你怎么劝我的?

我说,早忘记了。

大壮说,我记得,你当时说,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绚丽的人,她让你觉得你以前遇到过的所有人都只是浮云,浮云懂吗?就是风一吹,呼,不见了。你要做自己的风,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爱自己想爱的人。

喵喵说,啊?你当时也这么劝我的。你行不行啊,我当时还觉得你说的真好,感情,你跟任何人都这么说啊。

我说,酒满上,别说话,吻一个。

4

有时候,我盼望你懂,所谓悲欢离合一场,美好无比。懂珍惜念旧情,失恋不失态,饮酒作乐及时止损,阳光升起,满树开花,这新日子,一天比一天美,你饿着,饿着,肚子咕咕叫,你不能随便用一个包子打发你的胃口,你留点耐心,那些饿不死你的时间,一定会让你碰到更值得的热乎的胡辣汤配酥脆油条。

其实多数人的宿命,只有两段,迎面走来,擦肩而去。恨是风起云涌,反而爱是平静放下。

几年前,大壮从燕儿岛路66号走到7号去寻他喜爱的姑娘,会在姑娘楼下买一份炒饭两个肉火烧,那时候7号还是一片老楼,现在,旧楼已经没了,重新成了新的楼盘,真的,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

大壮握着喵喵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说,你听,扑通,扑通,扑通。这三声,送给你。认识你之前的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以为我不会再爱了,可是我看见了你。这世上,有三件事天经地义,比如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哦,还少了一件,比如我爱你。

这世上,什么都善变,但是女孩子低下泛红的脸,是最美的。

大壮跟喵喵说,认识你愈久,我越觉得我是一尾鱼,你就是我要的湖泊。

我说,不对,认识你愈久,我越觉得我是一尾鱼,你就是我要烧烤炉。

大壮说,爱不是伟大的死去,而是卑微的活着。

我说,然后呢?

大壮说,老板,老板,再加三条真亮烤鱼,多放辣。

我说,你看,你还是喜爱烤鱼。

以前常常以为失恋一次就会收起触角,变的慎重平静,就像猫被丢一次就会变的很乖很乖。可是,遇见喜爱的人,依旧汹涌澎湃,原来,我们不曾对爱失去信心,那些损害我们的时间,最后不过在我们的伤口上撒盐撒孜然撒辣椒面,时间只会让我们成熟,变的越来越香。

爱一旦来了,哪好收敛,奋不顾身就好了,被伤又能怎么了,会痊愈的,别怕,爱是最锐利的刀,爱也是最可爱的创可贴。

大壮和喵喵都到谈婚论嫁了,他们对着手机写请柬,一个一个的写,忽然喵喵拿着大壮的手机问,这个炒饭谁啊?

大壮说,哦,送外卖的。删了吧。

喵喵问,为什么?

大壮说,以后,我做给你吃。

关于作者:

柒叔,一个养金毛狗、开包子店的理想主义创业者。已出版情感美食小说《我要我们在一起》。微信公众号:两个大叔,新浪微博@柒个先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