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分开后,我还是不能与你相忘于江湖

第二次踏上C城的时候,城市刚好下过一场雨,潮湿的空气裹挟着尘土,扑在脸上毛毛躁躁。

刚出机场便看见了柠檬,我们几乎同时挥手致意,隔着厚重的人群相视一笑。

有些人就是如此,哪怕途经漫长岁月,将她置身于滚滚人流,你同样可以轻易地便将她隔离出来。

她将耳机收起放进包里,两个人并排着前行,旁边一家便利店正放着JAY的《彩虹》。

我用余光捕捉她的面部表情。很失望,未出现任何情绪变化。

认识柠檬是刚入大学的时候。

那时候学校组织了一个重生合唱团,代表学校参加省里的高校合唱竞赛。

这对于正苦恼如何躲避军训的我来说,自然是积极参加。

每次排练闲暇之余,柠檬就会背倚在排练室中间的那排窗户。

她耳朵上时常挂着一副纯白色耳机,喜爱习惯性地微幅度晃动脑袋,跟着轻声哼唱,间或也会侧着脑袋和旁边的同伴谈天。

第三天我从她身旁经过,彼时她正低着脑袋,一边用心致志地玩着手机,一边哼着《黑色毛衣》。

那是收录于JAY05年专辑中的一首歌,这个发觉不禁让我有些意外的欣喜。

我忍不住道:“这张专辑中,《枫》也很好听。”

她被我忽然的搭讪吓了一跳,摘下耳机懵懵地望了我两秒,而后略带羞涩地一笑。

“呃……还不错。”

阳光透过窗外亭亭如盖的古老香樟,星星点点地漏洒在她身上。

三毛曾说,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想著同样的事情,怀著相似的频率,在某站寂寞的出口,安排好了与我相遇。

所以我同样相信,世界上真的存在一见钟情这回事。那一刻,哪怕只是一颦一笑,也会像下蛊一般,深深地烙在你的命格上。

而且我知道,柠檬亦是如此笃定不疑。

相识两个月后是我的生日,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约了柠檬在学校车站的中西餐厅吃了一顿。

途中,柠檬忽然从包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一脸得逞地笑道,生日欢乐。

我不知她是如何得知我的生日,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我只需享受那一刻的惊喜与感动。

当天晚上,在图书馆前诺大广场的那张石椅上。

我说:“知道么,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买了好大一个柠檬。”

她说:“多大?”

我张开双手比划,右手从她的颈项后穿了过去,说:“大概有这么大。”

“然后呢?”她满脸期待。

“醒了。”

右手顺势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在我的理解里,完美爱情的先兆,就是无论是最开始时候的朋友相处,还是表白之后的恋人关系,始终都是温馨且自然,彼此之间维系着一份默契,它让你不会因为感觉难于登天而羞于表白,更不会让两人在千篇一律的生活里沦为无话可说。

而美好爱情里的相似频率,却并不需要开始时完整的兴趣相投,更重要的是在此去以后的漫长岁月里,两个人能够保持同时相向靠拢。

或者,即便最后仍然不喜爱,但至少可以为了对方保持不讨厌。

比如我和柠檬。她喜爱看家庭教师、蜡笔小新这样一些动漫,我喜爱看美国大片;她喜爱看综艺节目,我喜爱看军事体育;她喜爱看一些我觉得并不好笑的笑话,我喜爱读小说诗歌;甚至她喜爱吃粉条,而我却习惯吃面条……

或许我和她唯一相同的爱好,便是都喜爱听JAY的歌。当然,还有彼此相爱。

可到了最后,慢慢地我可以陪她看蜡笔小新,一起笑得前俯后仰。她也能够和我一起看美国大片,大呼过瘾;我可以陪她一起看综艺节目消磨时间。她也会在我看NBA的时候窝在我怀里,为我温柔的剪指甲;我可以配合她时常性的冷笑话,甚至间或的拙劣演技。她也情愿在我看书的时候,安静地坐在旁边研究她的黑暗料理……

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度认为拥有一段好的恋情,就仿佛得到了一把开启完美人生的钥匙,可以改变所有。可最后在面对现实的时候,才发觉它却也不是万能。

譬如,它无法将长沙与C城的1400公里变成140公里,甚至14公里;也不能阻止柠檬父母帮她作出回去考公务员的决定;当然,它愈加无法让我在面对柠檬父母的时候,单纯用爱情两字就将之说服。

第一次来C城是刚毕业的时候,那是我最盛气无畏的年纪,却在这里落下了踏入社会的第一场败绩。

两个人满怀向往而来,可最后我们甚至都没能道一声再会,二十几个小时,1400公里,我一个人狼狈而逃。

踏上列车的瞬间,我忽然想,这个世界很大,刚好只有一个你。这个世界也很小,明明没有可能,却还是要遇见你。

回长沙后,我们几乎断了联系,不再更新空间,朋友圈也陷入死寂。

或许于我们而言,唯一的安慰便是直到最后,我们仍能保持这样一份互不打搅的默契。

15年初,JAY结婚的消息一夜之间铺天盖地。

那天,我忽然接到了柠檬的电话,那时候距离毕业已经有了近一年半的时间。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连最简单的客套与招呼都进行了省略。

她说:“知道么?JAY结婚了。”

时间倒转,11年周杰伦长沙“超时代演唱会”。

我们花了近半个月的伙食费,买了两张最廉价的内场票,680一张,总共1360。

当全场气氛达到沸点的时候,我远远地指着舞台上的JAY,伏在柠檬耳朵边对她大声喊道:“记住哦,我会在JAY结婚之前娶你。”

柠檬听了,乐得前俯后仰。

我没有忘记,可却也只能无力地回一句:“我知道。”

柠檬叹了一口气,低声道,“JAY长大了,我们……也该长大了。”

我瞬间明白了其中的涵义,时隔近两年的时间后,我们终于迎来了一场正式的分手约谈。

我没有任何反对的资格与权利。除了难过,我甚至连一句违心的祝福也说不出口。

更遑论作出一句挽留。

我无法像从前那样,虽然一无所有,却仍然可以厚着脸皮,大声地和她开玩笑说,我们私奔吧!

那是无畏的勇敢,却也是无知的自私。

当两人仍然无力跨过现实的时候,理性在爱情里从来都是现实的帮凶。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的交流竟然有些客套,这是我极不喜爱的谈天方式。

沉默了一会,她忽然问:“什么时候回长沙?”

我说:“明天早晨。你要上班,就不要送了。”

她说哦,然后又接着说:“你一会把具体时刻发给我,那时候再看吧。”

接着就是各自低头吃饭,漫长的沉默。

其实我还有许多许多话想和她说。

——你还好吗?

——能否仍和从前一样,时而呆萌、时而鬼怪?

——后来,有没有再出现一个人,能够随时陪你演戏,也可以把你的黑暗料理吃得满脸幸福?

——还有,我想告诉你,我不是顺路途径这座城市,而是……我好想你。

可所有的话语,都只是在喉咙里转了转,便随着食物吞之入肚。

寻好酒店后,我送她前往公交站台。

在她起身做好预备上车的时候,我鼓起勇气拉住她的手,她回过头,眸子里满是疑惑。

我想了很久,才问了一句话,“还听JAY的歌么?”

她望着我愣了愣,移开视线,最后终是摇了摇头。

看着公交车越来越近,我急忙说:“柠檬,我们重来一次好不好?”

公交车停靠站台,上车,远去。

至始至终,她都是垂首沉默,直到离去我都未能捕捉到她的眼神。

一个人失落地走回酒店。忽然觉得这座城市与长沙并无二致。

或者说所有的城市都是相似的,繁华的背后有成功,有欣喜;有忐忑,有眼泪。

我想起了上大学的第一个生日,我表白成功,回寝室后拆开柠檬的礼物,精巧的礼品盒里静静地躺着一张专辑——《JAY》。

后来她说,即便最后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要每年一张,给你送满JAY的所有专辑。

我暗自好笑,那时候,或许你早已成了我枕边之妻。

最后我把回程的具体时刻发给了她,抱着手机在等待中昏沉入睡。

第二天醒来,仍是没有任何消息。

待洗漱完毕吃完早餐,收拾好行李。我拉开窗帘,坐在床沿,诺大的落地窗透下大片大片的阳光。

我终于按耐不住,拿出手机拨通柠檬的电话,却是一串冰冷机械的回复。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忽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起身,拉过行李,出门,越过内廊,走入电梯。

电梯从十六层飞速下落,一如我似坠冰窖的心。

刚出酒店旋转大门,手机忽然响起,信息提示,我迫不及待地打开。

——有些话,我认为应该当面告诉你。

我猛地抬起头,十二车道宽的马路对面,人行道上,柠檬远远地微笑着朝我挥手致意。一如从前,站在我们最美好的时间里。

我觉得有些不真实,可就在我仍是发愣的时候,电话响起,接通。

那一刻,全世界都只剩下一个声音。

——留下来。或者,带我走。

……

曾以为,相濡以沫的爱情当然美好,可若这世间终无双全之法,那么,就让我们摊开对彼此的回忆相忘江湖,亦不失为一种残缺的漂亮。

可最后我明白了,我根本无法与你相忘于江湖,因为在我们最美好的爱情里,你从来都不存在于江湖。

而在我心里。

关于作者:

尹惟楚,见习段子手。深邃不乏幽默,理性不失温度。新浪微博@尹惟楚。微信公众号:尹惟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