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0

爱情说说:一个人爱不爱你,其实很明显

一个人爱不爱你,其实很明显
作者:安如之

追求可以,但不能死缠烂打

深情可以,但不能寻死觅活

—— 安如之

“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久不必等,

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 。”

这是林夕给Eson的《K歌之王》歌词里写的一句话。

01

我微博粉丝寥寥,但总能收到一些读者掏心掏肺的私信。

我和她一起两年多了,我很爱很爱她,恨不得能把自己的心都掏给她看。

但总感觉她对我不冷不淡,甚至可以说是无所谓,可我却不断没有因此而多说什么,因为怕一说,我们就散了,再也回不去了。

去年春节我们分手过一次,但我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又转了几趟客车,赶到她的家乡,那时候可能她很感动吧,我们就又在一起了。

我想和她能拥有一段你说的势均力敌的恋爱,但似乎这么久,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在付出,而她是无所谓的态度。

我自己也知道,我付出再多,她不喜爱的话,那也毫无用处。

我可能应该放弃这段感情了,但就是放不下。

你说,这样的我就是犯贱吗?很少男人会活得像我这么窝囊吧。

其实有许多人和他一样。

明明早已感觉到对方根本不爱自己了,却依旧不肯选择放手,却依旧心存那么一丝侥幸。

你继续默默地付出,直至到心力交瘁,但你也依旧咬着牙、坚持着。

你坚持着盼望自己的真心终能换来对方的真心;

你坚持着一路来默默的付出终能结出好的果实。

可爱情,它终究不是学习,不是工作。

爱情里似乎根本就没有“量的积存,到质的飞跃”这样的惊喜。

许多时候,你能换来对方的感动,却永无可能夺得ta的真心;你也可能再用这份感动换来一份婚姻的契约,却永无可能拥有你所期待的爱情。

02

前段时间,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对我心里那个心仪的姑娘穷追不舍了。

我自嘲地笑了笑,“还是做朋友吧,不然以后连做朋友都尴尬了。”

我不想再多说些什么。

但抵不过朋友的再三询问,就只好对他说,

“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对我没感觉啊,她暗示好多次了,我是可以没脸没皮的,但总不能不断纠缠人家吧,她也有自己的生活啊。”

我一哥们,从大学到工作,喜爱了一姑娘4年多。

在姑娘多次拒绝后,他依旧对其死缠烂打。

今年8月初,他在她的生日PARTY上——表白了。

策划得很有惊喜,很浪漫。

当时我们一众朋友都在起哄姑娘抓紧点头答应。

可她还是拒绝了。

更让我朋友难过的是,生日聚会过后,那个姑娘在朋友圈上传了几张生日会上拍的照片,配文:

“感谢所有可爱的朋友们,很快乐,都说爱笑的姑娘最让人喜爱,可为什么就是没人喜爱呢,我以后要多点多愁善感了”

很显然,

姑娘被我哥们死缠烂打怕了。

只好采纳这种极端、

不讨人喜的方法再次告诉我朋友: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喜爱你,求你放过我吧。”

03

其实,人最怕的就是,

总觉得自己如何如何爱一个人,

爱到对方假如不爱ta就是不道德,爱到离开ta就活不了。

但没有谁真正会离不开谁,

也没有谁能一定就陪你走到最后。

健康的爱情观应该是这样的:

追求可以,但不能死缠烂打;

深情可以,但不能寻死觅活。

当感觉到对方并不爱你那会,

你要么及时止损,之后你可以选择自我堕落一阵子,但不能太久;

你要么把爱默默收藏,潜心修炼,万一哪天ta又对你有感觉了呢。

可不管你做何选择,

一旦选择了,就别再自怨自艾。

一个人爱不爱你,其实很明显。

你总能在一些蛛丝马迹里,

发觉ta到底是爱你,还是不爱你的痕迹。

就像徐志摩在《我等候你》里说的那样: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可那也只是“明知道。”

关于作者
安如之,微博@安如之同学,马上到工地报到搬砖的工科男,立志成为一个可以写点文字的建筑师,新书计划在2016年秋冬季推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