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句子:什么是不走心的情人节礼物

来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ID:wpoffice.cn

你收到过的最奇葩的情人节礼物是什么?

我把问题抛给几个姑娘,微信连忙喧闹起来。

· 理工男送的一对兔子,他们实验室买多了用不掉,导师怕白费说送你女朋友吧反正快过情人节了,他不仅送我了还把理由说一遍。

· 他用西瓜子做的手链,外面涂一层他姐姐的指甲油,反正过年大家都在嗑瓜子,边吃边做不耽搁时间,还问我喜爱吗。

· 车载香水和车载摇头玩具,可是,我根本没有车,他也没有。

· 意大利手工定制高科技垃圾桶,我琢磨了一天才知道怎么打开。

· 一盆菊花……现已分手。

· 一块卡地亚手表。画的。

· 《家常菜的100种做法》。老公送的。

· 把我的生日设置成了他的银行卡密码,却不告诉我卡号。

· 发5块2毛钱的微信红包。

哈哈哈,我觉得答案比今年春晚好看多了。

可是,情人节发5块2的红包,还不如说一句免费的我爱你。

绝大多数女人并不物质化,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们不喜爱贵一点好一点的礼物。

平常不在意,但情人节和自己的生日,是她们心目中最重要的节日,男人在这两个关键时段犯小气确实天理难容,不走心的礼物背后是不走心的爱情,这样的爱情,谁情愿要呢?

三国时,繁钦有一首闻名的《定情诗》,诗里一对恋人用各种信物盟誓,表达“非Ta不可”的心意: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何以道殷勤?约指一双银。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何以结中心?素缕连双针。何以结相于?金薄画搔头。何以慰别离?耳后玳瑁钗。何以答欢忻?纨素三条裙。何以结愁悲?白绢双中衣。何以消滞忧,足下双远游。”

1700年前的男人,经济实力未必比得了现在,可送的礼物既上心又不寒碜:缠臂金、戒指、耳环、香囊、手镯、玉佩、同心结、簪、钗、裙衫、绣花鞋,许多东西,今天依旧是打动女人心的利器,不是因为值钱,而是因为走心。

什么样的礼物算得上走心?

同样是送礼,唐明皇差人送给梅妃一斛珍宝,本人并未亮相,可他却亲身送给杨贵妃华清池、和田玉和海棠宫,稀有指数基本上代表了他的情感浓度。

帝王不是大众参照物,再看看那些所谓穷酸的文人送些什么。

沈从文第一次到张兆和家访问,礼物是一包书,一对有两只长嘴鸟的书夹,书托巴金选购,是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等人的精装本英译俄国小说,为了买这些礼物,他卖掉了自己一本书的版权,可见,礼物并不廉价。

有分寸的张兆和收下了屠格涅夫的《父与子》和《猎人日记》。

我相信打动张兆和的,不仅仅是沈从文的才华和爱情,不仅仅是“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之类飘渺的诗句,还有,他情愿了解她的喜好,花心思送一份讨她欢喜的礼物。

同样是DIY,梁思成送给林徽因一面自制铜镜。

那是学建筑的他用一个礼拜的时间雕刻、铸模、翻砂做成,刻着一行美丽的小字:林徽因自鉴之用,民国十七年元旦思成自镌并铸喻其晶莹不珏也。

他了解她爱美,还有点自恋,晚上写诗都得点一注香摆一瓶花,穿一袭白绸睡袍,面向庭中一池荷花。

这面镜子,既是礼物,也是懂得。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够严肃了吧,可是,大师也自己买电影票。

老上海时兴约在周四晚上看电影,由于周四换新片。请看电影的必定是大光明、美琪、南京等一流电影院,一定要事先预定好票,位子最好楼上第二排——第一排前面是过道;也不能临时去买票,万一要排队,让女朋友陪你一起等吗?再不巧赶上挂出“今日客满,明日请早”的牌子,票卖光了,实在扫恋人的兴。

于是,鲁迅也是赶早去买前排的座位,因为他的爱人许广平近视。

这些,都是走心的礼物。

那么,到底送女人多少价值的礼物才既能表达心意,又不廉价,也不贵重到让人接受起来有心理压力?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消费水准,至少,礼物要与她目前的生活质量相匹配,与她的喜好相映衬,放进她的生活中,不显得惊奇和突兀。

实在观看不出,还可以问,一对男女,从羞怯谈感情,到安然谈物质,从风花雪月,到现实生活软着陆,也是个质的飞跃。

所以,衡量一件情人节礼物送得对不对往往有两个间接标准:第一,她们愿不情愿用;第二,她们愿不情愿秀。

没法用,也没法秀的东西,通常都不对味。

对于女人来说,礼物和男人一样,被附加了很强的社交意义。

一件原本自己不太喜爱的东西,拿出去别人都叫好,不知不觉也会高看几眼,生出几分偏爱;本来敝帚自珍的物件,亮出来被一群人打击,除非心理特别强大,不然珍爱程度多少都打点折扣。

一个男人,自己原本未必觉得合适,父母亲朋一片夸奖之后,再看过去,已然顺眼许多;而本来自认灵魂伴侣的人,至亲好友全都反对,也难免内心忐忑,认同感受损。

那些越挫越勇的爱情,通常发生在婚前,婚后夫妻的幸福感,大多与周围人的评价成正比。

所以,爱情的定律既是:无论健康、疾病、富有、贫穷,我都情愿和你在一起。

也是:心在哪儿,钱在哪儿。

那些不走心的礼物,都是即不关情,也不关钱。

*,女性主义作者、媒体人,著有《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百炼钢成绕指柔》,《美女都是狠角色》。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