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wpoffice|励志小故事:还会去闯荡吗?一定要去的

感谢这寂静的夜和这严寒的雨,敲醒了处女座那倚窗的无知伤感,思绪就这么漂来漂去,漂到笔尖,这是归属。

另,我绝对是一个标题党,请警惕迷惑。

“村长”说他是大龄失业凄惨单身狗;前不久,“仙子”也辞了工作,她说她已经有了怀孕的计划,可是没有男票,俨然又一大龄失业凄惨单身狗。我眼珠子转了转环顾了四周,咦,我不就是那个大龄凄惨流浪高冷单身狗嘛。是呀,我和他们差不多,我比他们多一个看似风光和谐的工作罢了。

说的虽是一句玩笑话,但大龄、流浪这个事实我再也不反驳了。

“大哥哥,你有白头发耶”,堂妹对我说。

“是呀是呀”,我笑着对她说。

“咦,峰峰怎么长白发了?”,姨妈对我说,好像哥伦布发觉了美洲大陆。

“是呀是呀”,我若有所思的笑着说。

“你是哪个家的伢呀 ?”,一好友的爸爸对我说。

“我是XX的儿子呀”,我生怕他忘了我的名字。

“怎么长变了呀”,他爸爸略显惊奇的打量着我,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

“你是不是XX的儿子啊,有点不认识了”,外婆家一邻居平淡的对我说。

我礼貌的微微笑了一下。

有一种“胖小离家瘦大回,乡音未改白发生;乡亲相见难相识,笑问你是哪家伢 ”的感觉,也难怪了,一年回一次,出门的时候还是瓜子脸,回了家就带着一张被人打肿了的脸,这种差异叫谁也不能接受啊,倒是奶奶最快乐了,经常听她对我妈说:你儿子长的越来越像我儿子了。说实话,我不想像你儿子啊,像我妈的时候都是瓜子脸,那时候多俊朗啊。

2014年,我说我自己要改变,是的,确实改变了,换了工作加独自精神世界,只是没有想到连相貌也改变了,惊诧。到了2022年,这意味着我又在深圳混迹了一年,365天过的之快在我的意料之外,昨天放了去年剩下的三个孔明灯,感觉去年就是昨天。

南下深圳,说的好听一点是南下闯荡追梦,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南下流浪讨口饭吃,要是说得到了什么,估摸着都是精神上的所谓的自豪感和骄傲以及对前路的“盲目”自信;说到失去了什么,青春、健康、女票…得到和失去这个买卖买卖值不值得,真的没法考究,可以把这笔买卖诠释为生活吧。

常常以深圳的好而自豪,开放、包容、创新、激情,甚至天气和交通均是好的,一说到这些,不由得仰头挺胸,自信满满,似乎高人一等。但认真想想深圳的好与我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他好是他的事,我有没有变的更好与我的关系最大。

还会去闯荡么?

会啊,为什么不去呢?

但为什么一定要去呢?( wpoffice.cn )

好烦躁哦,我不清晰。

这种感觉就像是升学一样,一年级读完了,自然要上二年级,过年放假就像是一年级毕业了,过完年上学就像是到二年级报名。

至于什么时候“毕业”?

未知。

待定。

大学读完,没学可升,也不好意思再寻父母要钱了(非X二代),拿什么养活自己呢?就去工作呗,或去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寻找一个工作,或在熟悉的家乡寻找一个工作;三五年后,年纪稍稍一大,父母年纪一大,顾及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慢慢听从家里安排寻个女人结婚,就是这样的,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平凡生活中自有小幸福。

那……

还会去闯荡么?

去啊,为什么不去呢?

一定要去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