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田连元《随遇而安,也是一种人生》励志演讲稿

站在这个舞台上很高兴,也很惶恐,为什么高兴呢?因为我一看在座的都是青年人,而且都是有文化的青年人,起码都是大学学历,甚至还有研究生、博士生之类的。有学历的青年人那可了不得,毛泽东说过,你们像早晨8、9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所以说了不得。说你为什么惶恐呢?台上的讲者和台下的听者,这个学历不成正比。在座的起码都是大学文凭,而讲者小学文凭都没有,这就有了差距了。

既来之则安之,我在想,我得找出我的长处,我对诸位青年朋友在这讲,我有什么长处,我想起来了,年龄!我72了,谁有72?谁也没有啊。我经历的恐怕比你们多,我经历的你们没经历,比方说,战争,你们谁经历过?没有。我经历过,辽沈战役,1947年打四平,血战四平。打四平的时候,我就在四平,那是惨烈的战斗,可了不得。整天枪炮声,走在街上,这人说不定哪天死,哪天活。辽沈战役完了就平津战役了,天津解放了,我就上学了。我父亲知道说书得认字,所以得念书。让我就在天津南郊,叫天津师范附属小学三分校念书。念书了,我当时想,这个书我得好好念,将来我得做大事。我要将来考大学,我要将来当文学家,当科学家,最次也得开飞机。当时那么想的,所以我学习不错,成绩好,到了五年级了,再有一年就高小文凭拿到手了。可是五年级的时候辍学了,为什么?我父亲得了肝炎,病很重。我父亲告诉我:行了,念了几年书,能念书能看报就行了,别念了。不念了,全校全班的同学都为感到可惜,我自个儿也想,我怎么能不念书呢?不念书我将来干什么?离开学校了,全班的同学送我,当我离开每天上学必走的胡同的时候,我跟同学含笑招手,回过身来热泪盈眶,回到家里边抱头痛哭跟我母亲。我觉得我前途没了,我将来干什么?五年级,一个文凭都没有。我能干什么呢?那个时候我父亲想让我说书,说书,说书对我很遥远,我会说书吗?因为我得模范儿童得那个奖的时候老师给我写个稿,我在台上念得乌七八糟,乱七八糟,老师下来就跟我说,念的什么呀你呀,我当时就想啊,你问一百个人说这孩子能说书吗?肯定一百个人说他不能。我自个也觉得我不能说书,但是楞让我说书。所以我老说,人生就是个大谜语,青少年看到的是谜面,中老年看到的是谜底。我那个时候看的就是谜面,我将来能干什么?今天我看到谜底了。在座的各位,你们都在看谜面,还没看到谜底。因为你们的人生道路很长。

这个说书,开始都要打基础,你得背那个赞语,歌赋,所谓赞语就是人长得怎么样,开脸一说,一套一套的。其实那玩意都是万能的,黑脸他出来的就是这一套,白脸出来就是那一套。说这个兵器,说使这个鞭,这个鞭怎么好,提起这把鞭来是并州铁,老君炉内打,老君炉内折,折了打打了折,打成二九十八节,打山山就甭,打地地就裂,打虎虎就死,打龙两半截,打到人身上,筋断骨头折。就念这个,整天背这个。后来到了要说书的时候,我父亲让我上台,上台一说就垮了。我可不像有的歌星,影星,一出来一个戏火了,一首歌,火了,我上去一说,垮了!完了之后我就跟我父亲说,我说我干不了这个。我父亲说你不干这个干什么?我说我自个找门路,我想参军,父亲不让去。我想考戏校,唱京剧,不让去。我想进天津歌舞团弹三弦,一个月工资33.元,我父亲说你一个人够了,你妈呢?你妹妹,你弟弟呢?父亲有病,家庭生活靠我抚养。我说我说书没人听啊,还非逼我说书,这不逼着我挨饿嘛。父亲说,说着说着就有人听了。这个理论很浅显,但是我后来想,也很自然。是啊,非逼你说书,你就得琢磨,你就得执着,你就得不能放弃,你就得研究它。

英国首相丘吉尔到牛津大学去做演讲,题目就是成功的秘诀。丘吉尔上去之后说了,说我的成功秘诀就三句话:第一不能放弃,第二不能放弃,不能放弃,第三句话,不能放弃,不能放弃,不能放弃。我那个时候没辙,我也不能放弃。我就研究这个书它怎么能说好,我听老艺人他们那些人怎么讲,怎么能把人物给说好,把情节说得人们爱听,把语言说得人们爱听,我就琢磨这些个事。在这个时候,辽宁的本溪市曲艺团问我愿不愿意入团,我说可以,我说前提是入团你得让我说书。说你不是还会弹三弦,我说,对啊,弹三弦是我的副业,说书是我的主业。

You may also like...